返回上一級

【健康知識】作為一個檢驗科醫生,我想和你聊幾件事

關鍵詞:
發布日期:2017-06-26 瀏覽:2745

讓我們先握個手


首先聲明,我只是萬千在醫院工作的人之一。甚至是在專業上,也只是養家糊口的普通人而已。所以,讓我去講什么科研成果、學術言論是不可能的。一沒那本事和資歷,二沒那興趣研究。

今天,只是上班時,面對每天都會經歷的瑣事,忽然想寫這么一篇文而已。若看官您覺得有道理,在屏幕前點點頭即刻。若您覺得都是無稽之談、一面之詞,也大可不必深究,關掉就是。不撕逼不謾罵,我只是從我的視角上,說說情況和心理。以便于在醫患關系如此緊張的當下,能讓看到這篇文字的你我,多一些相互理解而已。



1.我真的不會嫌你臟

干我這一行的,每天接觸到的就是血尿便,各種分泌物和積液,我們都可以管這些叫做體液。在我們之中,一部分人成了極端的潔癖,但更多的人學會了轉換模式。即便眼前的標本多么惡心,當我們工作的時候都會淡然一些,好把工作干完。哪怕是平時我們見了也會和其他人一樣惡心嘔吐,這個時候也是不允許的。

你可以想象一下,當你如廁后是不是會趕緊將其沖走呢?而我們,會拿著個小棍棍,在里面攪一攪,挑一挑,選取其中最不正常部分去做實驗。期間還要觀察一下顏色和性狀,甚至是聞一聞氣味。當你咳出一口濃痰的時候,你是否會多看它一眼呢?我們則要小心翼翼的把這些粘稠物涂抹在培養皿上,等著它發酵,再觀測結果。

所以,當你見到我像是嫌棄一般,用一些工具間接的接觸你或者標本的時候,并不是我嫌你臟,只是這樣更衛生也更安全而已。在所有傳染性疾病面前,我們這一行都是暴露人群,必須在確保自己安全的情況下,才能好好工作。當我們穿著防化服、帶著厚厚的口罩,甚至是套上防毒面具去面對高致病性傳染病時(比如非典,甲流),我們同樣會恐懼。畢竟我們比其他行業的人,更了解其危險性。

當然,你要是非得在我面前摸一把鼻涕再伸過手來,那請別怪我嫌棄。雖然我面對標本時能淡然如水,可這類舉動就屬于個人衛生問題了,恕我不能茍同和無視。我會讓你先去清洗干凈,或者換一只手,畢竟這也是為你的健康著想。

2.有時候,我比你還急

目前來說,絕大多數醫院已經改變了在窗口取化驗單的模式,改為憑診療卡自助打印。這種改良的好處是相當明顯的。
它避免了諸如:

報告單丟失、病人隱私外泄、交叉感染等一系列消極現象;
病人個人因素,隨意拿走他人報告單;
病人索取報告單時,往往會給醫院工作人員造成額外的工作負擔,降低工作效率。
在工作時間之外,病人無法取得報告單;
有了自助化驗單取單系統,病人只要通過簡單的刷卡或掃描診療卡的方式,就可以方便快捷的提取檢驗報告單,即保護了醫院臨床檢驗的信息安全,又能良好的保護了病人的隱私,從而全面提升醫院的人性化服務。

可即便如此,也會有很多病人抱怨。其中最多的便是:檢查結果為什么需要等這么久?

是啊,為什么呢?首先,無論是什么項目的檢查,都需要時間去做。這里面要區分一下,比如尿便檢測是有時效性的,所以當你將標本送到檢驗科窗口后,我們會第一時間將其加入檢測隊列,以防止由于時間過長而導致檢測結果無意義。面對海量的標本不斷送過來時,我們的心情和患者是一樣焦急的。可實驗不能馬虎,更不能看個三兩眼就敷衍了事。所以,盡管你十分著急,本著負責的態度,哪怕這只是你入院的常規檢查,并沒有這方面的疾病,我也需要時間來檢測,以防止漏診的情況出現。

而有些項目呢,檢測起來需要大型儀器,需要批量處理才能提高效率。更別提微生物方面的培養了,往往要幾天才能得出結果。所以,你可能經常會看到醫院里有一些規定。

比如,早上幾點后,除急診外不再采血;某某檢測項目,需在下午幾點到幾點之間。

這類實驗需要歸納整理,整齊劃一的放入,才能利用好儀器,保證效率。類似于我們上傳照片到網盤,你一張一張的點,雖說每點一張,這張就先一步上傳了,可批量的上傳才更有效率不是嗎?畢竟,醫院不能只為一個人服務,只有保證一定的效率才能照顧到絕大多數的病人。

所以,當面對病人諸如:“能不能早點?我離家太遠;大夫要下班了;就非得等到那個時間嗎?”這類訴求和抱怨時,我也只能愛莫能助。畢竟那些標本一個個都在自動化的儀器上面,你對我抱怨,我對儀器抱怨也沒用啊。

當然,還有一種特殊的情況,無論病人還是我們都不愿遇到:儀器故障。

面對一大批標本,由于儀器罷工而拖延。我們甚至比你們還要著急,所以我們檢驗科的大夫都自學成了半個工程師,面對一些小毛病的時候,我們會盡快的排除和修復。而面對嚴重的故障時,我們會立刻聯系儀器工程師,并千叮萬囑其一定要盡快趕來。因為,無論從何種角度來看,我們都不希望延誤了你的病情。

另外說一下,我所在的小醫院還沒有自助打印設備,所以我每天要面對更多雙“渴望”的眼神……

3.我真的很關心你

經常會看到、聽到一些新聞和言談,說醫院的人一個個都是面無表情的鐵石心腸。語氣冷冰冰,態度不熱情,回答不耐煩。

這些問題,我承認是有的,畢竟我也不能幸免。

可我真的很關心你,前文說了,我這里還沒有自助打印設備。所以,化驗單都是我一張張發到或者擺到病人面前的。每張化驗單,我都會去看一眼數值,盡量的不出現紕漏。

每當看到一些過高或者過低的異常數據時,我都會在第一時間排除人為或者儀器的誤差后,將其留下來。等病人來拿結果時,我便會詢問一下對方,再結合檢驗報告提一些建議。甚至于,怕病人或者臨床醫生忽略,我會在報告上標注一下,為的是別耽誤了病情。

由于在醫院工作,我見過很多的人間悲歡。我曾小跑著去急診室采集標本,看到一位母親抱著奄奄一息的嬰兒低聲嗚咽。曾看到一位重度燒傷的患者,在工友的鼓勵下,將疼痛忍在喉嚨里。曾看到一份嚴重的異常報告時,趕緊通知對方,得到的卻是已經撒手人寰的事實。我也曾在看到一位02年出生的女孩來做唐篩(一種排除胎兒畸形的孕檢)時,心里面感嘆她不知道保護自己。可雖然我目睹過很多,卻從沒有一顆麻木的心。我會像你們一樣嘆惋和悲傷,像你們一樣感動和祈禱。

是的,我真的很關心你,即便你看到我總是擺著一副冷冰冰的表情,我也是關心你的。事實上,每當我開始做實驗時,我都是面無表情的。因為我需要精神的高度集中,需要心情的平靜,才能最大可能的減少失誤,這樣才算是對你們負責。

當我發出一份各項指標正常的體檢報告單時,我會為你松一口氣,愿你繼續保持。當我發出一份異常報告單時,我會囑咐你趕緊就醫,并愿你能得到及時的治療。我希望,每一個走入醫院的人都能得到及時的救治,也希望每一個走出醫院的人都已經痊愈,或者找到了治病的良方。

所以,我真的很關心你。你我雖素不相識,可既然我為你做過檢查,便愿你一直健康,也愿你早日康復。

4.既然我在這里工作,就請相信我的能力

盡管時代已經變遷,盡管年輕一代已經開始接管主流。可人們仍舊有一個老舊的思想:看病的時候習慣去找老專家,看到年輕醫生就覺得不踏實。

可你要明白,既然我能在這里工作,就一定能滿足你的需求。我這個專業呢,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已經愈加趨向于自動化和精密化。但凡是一間具有一定規模的檢驗科室,你都應該能看到一臺臺大小各異的儀器在里面。隨著發展,手工項目愈加成為一種校準的手段,而不是常規的檢測方法。

就拿血常規舉例,它只需要一臺儀器,便能在幾分鐘內將十幾項數值分析出來,遞到你面前。而在以前,血細胞計數必須要放到顯微鏡下一個個數,對數以億計的各類細胞進行辨識和計數,用類似于統計學的方法來得出結果。一個標本耗費的時間往往是現在的無數倍,所檢測的項目還只是最基本的,遠達不到現在這般分類明確和詳細。所以,我們每天便是與儀器為伍,操作著儀器和電腦,將一個個實驗完成。

面對著發展,我們要快速的適應和學習每一種新型儀器的操作使用。這方面來說,年輕人的優勢便體現了出來。單說一點,讓一個打開軟件都要表情嚴肅,嚴格按照單擊右鍵——選擇打開的人來說,讓他去適應和熟練新型儀器是一件相當困難的過程。更不要說在出現問題時的自助解決了。所以,這一行有點吃“年輕飯”的感覺,往往是年輕人更為得心應手。

你可能要說,這只是電子設備方面,老醫生們的經驗和技術都是靠著時間積累出來的,你個才干幾年的年輕人怎么比得了?

好吧,談到經驗和技術,仍舊從我這一個專業來說。所謂的經驗,無非是對于結果的分析上。能在面對異常結果時,第一時間發現并進行分析。可我們并不是臨床大夫,說句慚愧的話,除了看報告單上的數據,推斷出幾種會出現這種情況的病癥外,我們真的不會看病。我們不會“望、聞、問、切”,也沒有資質給你開處方拿藥,更不能為你治療。聞道有先后,術業有專攻,我們能做的,只有將能準確反映你病情的數據送到臨床醫生的面前,讓其為你治療。

再來舉個例子說說技術。比如說你需要抽血化驗,當你面前出現的是類似于我這樣年輕的醫生時,你大可不必擔驚受怕。既然我能出現在這里為你采血,必然是能夠勝任的。大言不慚的說,工作五年多以來,我面對過上萬人且無論胖瘦老幼。單說靜脈血的采集,無論是普通的肘靜脈,還是嬰兒的頸靜脈,胖子的腕靜脈,我總能找到方法把你的血采集出來。也請你放心,若是我真的沒這個本事,也不會對著你的皮肉亂下針,我會去找另一位手段高明的同事來幫助你。但其實,這類技術是有一個瓶頸的,不一定是我采不出來是我技術差,他采出來就是他技術高。我們沒有透視眼,面對一些采血困難的病人時,我們會與他坦白和溝通,并愿在相互理解的情況下盡力完成這次的采血工作。

我們這一行,只要你愿意學習和練習,并不會有多么的高深。而且它的一切都反映在客觀數據之上,沒有模棱兩可的答案。我們被稱為臨床醫生的眼睛,只是幫他們看清你的病情而已。

所以,當你看到一個年輕如我的檢驗科醫生時,請不要先入為主的擔心,請給予他足夠的信任和耐心。他能出現在這里,必定是有能力為你服務的。
偷偷告訴你,有時候,年輕的醫生反倒是會更加具有責任心哦!

5.我真的不會有意為難你

經常會遇到病人與醫生發生矛盾。而且,并不是因為大夫誤診或者坑你錢了,只是主觀的將自己歸入了弱勢群體的行列,甚至有種受迫害妄想癥的感覺。

舉個例子,拉肚子是個常見的病癥,這個時候需要進行糞便檢測,以判斷其病因,再對癥下藥。面對一份送來的標本時,我們會問:標本留了多長時間了?有沒有粘到吸水的東西?自帶的容器是不是干燥衛生?諸如此類的問題。而一旦你的回答不符合要求,就會覺得自己被下套了一般,標本被拒收了,并讓你重新留取。這時候,你可能會覺得我們是在為難你。確實,我們也知道這項檢查很費勁,再讓你重新留標本會有多困難,可我真的不是有意為難你。

糞便檢測是有時效性的,時間過長會造成標本內的細胞等被分解,吸水性的物質會將標本中的有形物質吸走,容器的不合格會摻雜非標本自身的細菌等物質,這些都會影響實驗結果的準確性。

所以,當一份留在尿不濕、衛生紙上,又過了許久的便便擺在面前的時候,我們是會拒收的,并會告訴你正確的留取要求,讓你重新留取標本。我們的目的,不是推掉這項收費低廉(十塊錢),又會讓人覺得惡心的檢測,而是為了將準確的報告拿到臨床醫生的面前,讓其為你進行有效的治療。

再舉個例子。有一次,因為血常規儀器的故障,導致一份標本用盡了卻沒得出結果。當我們對其闡述了情況并表示需要再采一次血時,一次叫人無語的糾紛便發生了,具體情況如下:

只見那位患者面色不善的質問道:“怎么別人都沒事,單單就我這里出了問題?你是故意的吧!”

我只能無奈的回答:“不好意思,儀器出了意外,并不是針對你。”

可他卻指著我的鼻子,面紅耳赤的喝到:“不對,你肯定是故意的!”面對我的詫異,他接著說道,“早上的時候,我不耐煩的說了你幾句,你肯定是記恨著我了!”

我這才想起,這是一位體檢病人。今早他來采血時就口吻生硬,且極其隨便不配合。我讓其手臂伸直,他充耳不聞,我入針的時候他就抱怨太痛。總之是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樣子,大概是感覺自己被坑錢了吧。

面對這樣的質問,幾番解釋無果后,他憤然離去還去院長那告了我一狀。當然,這種無理取鬧的控告,并沒有給我帶來什么直接上的經濟損失,可卻讓我很是無語。

我每天要面對形形色色的病人,少則幾十,多則上百。基本上我都是埋頭工作,哪里會記得誰是誰?也別以為一兩句冷言諷刺就會讓我記在心里,伺機報復。若真是這樣,那這一行我就真干不下去了,遲早要氣絕而亡。

我理解你患病的痛苦,理解你等待的焦急,也理解你來檢查身體的不易。所以,我真的不會有意為難你。我盼著每一次的實驗都能從一開始就是順順利利的進行。可當出現問題時,無論是標本的不合格,還是儀器的故障,我仍舊會讓你重新采集標本。我也知道你多么不樂意,可這是為你負責,畢竟你還花了錢不是?



好了,零零碎碎寫了這么多。只是想袒露些心聲,向諸位介紹下我的工作,并且由衷的期望彼此能換位思考一下。現如今,我國的醫療環境做不到全額的免費醫療,而當一家醫院需要從病人手里獲利時,矛盾就會自然而然的產生。醫患糾紛多年來就屢見不鮮,甚至于有愈加激化的趨勢。

可排除了那些惡意和大環境的無奈后,我仍舊希望,能盡量的避免這些。其實,所有矛盾的產生,并不一定是問題有多么的嚴重,只是你我沒能相互理解罷了。

最后我想說,我是一名普通的檢驗科醫生,當你由于各類疾病出現在我面前時,我唯一的愿望,便是你能早日康復,安享人生。





?
分享share 關注attention 電話telephone 郵件e-mail
少林足球